您好,歡迎來到新火彩票
【求索|溫州策論】深化金融開放的思考和建議
2019-07-30 作者:柯园园 金易 来源:温州日报

改革開放以來,溫州市基層群衆和組織自發地開展了以利率改革爲突破口的系列金融改革,得到了國家層面的政策認可,有力地支持了溫州開放型經濟的發展。本世紀以來,溫州的金融開放逐步融入國家金融改革開放格局。在新時代背景下,溫州需要通過深化金融開放促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打造國際化營商環境,激發溫商僑商市場活力,助力溫州經濟高質量發展。

一、自發的金融開放是溫州金融發展的顯著特征

利率市場化的先行探索。1980年10月,溫州蒼南金鄉信用社在全國率先試行“以貸定存、存貸利率浮動”,打破了國家統一的存貸款利率約束和民間高利融資主導的局面,邁出了利率改革的第一步。之後,利率浮動的經驗做法逐步在全市推廣,形成了涉及城鄉國有銀行、農信社的以國家基准利率爲主、浮動利率爲輔的利率雙軌制。1987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正式批准溫州市開展利率改革試點。2004年,全國實施統一的利率市場化改革,溫州的利率改革趨于同化和消退。2012年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獲批後,我市積極探索“溫州指數”(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貸款利率市場化定價機制,推動存貸款利率和金融市場利率“兩軌並一軌”。通過利率改革,提高了信貸資金配置效率,支持了民營中小企業的發展,增強了金融機構的資金實力,平抑了民間高利借貸活動,維護了金融秩序穩定。

民間資本的率先突圍。以現代銀行業爲主的現代金融部門和以民間借貸爲主的傳統金融市場並存的金融二元結構,是溫州的特色。民間資本與溫州中小企業的發展相輔相成,起到了補充融資、風險投資和優化融資結構的重要曆史作用。從溫州民間自發創辦金融的意願和實踐來看,溫州金融業的開放是比較充分的。20世紀八九十年代,溫州曾至少存在過51家城市合作社、70家農村金融服務社和233家農村合作基金會(即“兩社一會”,在清理整頓中,部分整合並入溫州市商業銀行、農信社,部分關閉撤銷)。2008年以來,陸續設立了44家小額貸款公司。2015年,設立全國首批民營銀行之一——溫州民商銀行。以及溫州銀行的增資擴股、農村合作金融機構的股份制改革等,民資都扮演了主角。據不完全統計,進入持牌金融機構(組織)的民間資本已超過400億元。

溫州人經濟的主動服務。當前,有175萬溫州人在國內投資經商,68萬多人在世界各地創業發展,在131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300多個海外僑團,形成了覆蓋全國、連接世界的溫商僑商網絡。如此龐大的溫商網絡的運行離不開金融的支持,如資金的跨區域流動、國際貿易融資、國際結算等。在外溫商普遍參與的經商辦市場、房地産、能源投資等領域,相當部分資金都來源于溫州本地的信貸資金和民間資本。本世紀以來,溫州貸款的增幅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005年之後,溫州的貸款余額與GDP的比值從1.07提高到2012年的最高值1.91,分別比全省、全國高0.19和0.66。外彙業務方面,1987年,溫州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後撤銷退出)開始經營外彙業務,僑彙、外幣兌換業務量在全省一直居于前列。在《浙江省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總體方案》中,“探索個人境外直接投資試點”是十二項改革任務之一,但因故並未實施。

二、擴大金融開放是溫州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

當前,我市的金融開放的廣度和深度還不能滿足經濟金融發展需要。一是金融業態結構還不夠優化。地方金融發展質量還不夠高,地方法人的保險及證券機構、信托、融資租賃、消費金融等業態匮乏,外資金融機構數量很少,外資銀行未實現零的突破,影響了金融服務水平,亟須以開放促競爭。二是民營經濟國際化的金融需求尚未得到有效滿足。支持跨國經營、並購和投資,境外上市等方面的金融服務力度不足,溫商僑商經濟實力不強。在近年各地方興未艾的自貿區建設浪潮中,溫州也未能取得先發優勢,亟待以開放促發展。

一是協同“引進來”和“走出去”,擴大金融服務業對內對外開放。推動金融業對符合條件的民營資本、境外資本進一步開放。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爭取民營資本發起設立地方法人金融機構,鼓勵境外資本參與設立地方法人保險、證券等機構,積極引進在小微金融、綠色金融、普惠金融、財富管理等細分領域具有專長的國際金融機構和其他新興金融業態。圍繞“鳳凰行動”,鼓勵企業赴境外上市、發債和並購重組。

二是加大貿易投資便利化金融支持,打造國際化營商環境。引導金融機構優化跨境人民幣結算流程,方便外貿企業人民幣結算。以溫州(鹿城)市場采購貿易方式試點爲契機,在個人賬戶開立、結彙單證電子化、委托方收結彙等方面實施外彙管理便利化措施。積極爭取設立中國(浙江)自貿區溫州新片區(聯動創新區),促進跨境貿易、投融資便利化,爲溫商僑商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提供綜合性金融服務。壓縮金融服務辦理時限、簡化申請材料、減少辦理環節,推動“數據跑路”,營造接軌國際、公平透明的營商環境。

三是加強金融風險防控,爲經濟高質量發展保駕護航穩妥推進貸款利率“兩軌並一軌”,逐步建立以SHIBOR(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等金融市場利率爲基准的貸款利率定價機制,提升“溫州指數”應用價值,優化資源配置。建立中小企業貸款差別化監管機制,提高中小企業不良貸款容忍度。完善金融業綜合統計,加強對跨境資金大額異常流動的日常監測和風險預警,防範開放環境下的金融風險。完善對各持牌類金融機構的分類監管,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與合作。


返回